园林绿化

华兰疫苗独董兼职同业公司信披矛盾流感疫苗真实产能扑朔迷离

发布日期:2022-01-29 13:49   来源:未知   阅读:

  自2019年12月,A股分拆上市规则落地以来,分拆上市成为投资者关注的重点之一。数据显示,2021年有51家上市公司发布分拆上市预案或分拆意向公告,其中,6家公司终止分拆上市。

  而将目光移至华兰生物疫苗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兰疫苗”),2022年1月23日披露其上市申请获证监会批复,其将与上市逾17年的控股股东华兰生物工程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兰生物”)“共舞”于资本市场。

  冲击上市背后,华兰疫苗“靓丽”业绩之下赊销高企,应收账款占营收比例高于同行业可比公司均值。与此同时,华兰疫苗的流感疫苗市场占有率逐年下降。值得注意的是,华兰疫苗在疫苗流感产能利用率尚未饱和的情况下,募集资金拟扩大产能或难消化。而且,华兰疫苗流感疫苗总产能或与环评文件存出入,其流感疫苗真实产能尚待解答。另一方面,华兰疫苗独董董关木兼职于同业公司、一家“零人”推广服务商撑起七千万元采购额的问题,同样值得关注。

  2018-2020年,华兰疫苗营业收入及净利润逐年增长,然而其应收账款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均超60%。

  据华兰疫苗签署于2022年1月24日的招股说明书(以下简称“招股书”)及华兰疫苗签署于2020年11月19号的招股说明书(以下简称“2020年招股书”),2017-2020年及2021年1-6月,华兰疫苗营业收入分别为2.85亿元、8.03亿元、10.49亿元、24.26亿元、0.11亿元,净利润分别为-0.77亿元、2.7亿元、3.75亿元、9.25亿元、-0.29亿元。

  根据《金证研》北方资本中心测算,2018-2020年,华兰疫苗营业收入同比增速分别为181.75%、30.68%、131.3%,净利润同比增速分别为451.38%、38.92%、146.45%。

  据招股书,2018-2020年及2021年1-6月,华兰疫苗应收账款分别为5.4亿元、6.89亿元,15.3亿元、5.62亿元。

  “雪上加霜”的是,华兰疫苗应收账款占营业收入比例,“畸”高于同行可比公司均值。

  据招股书,华兰疫苗的同行业可比公司共7家,分别为深圳康泰生物制品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康泰生物”),重庆智飞生物制品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智飞生物”),云南沃森生物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沃森生物”),成都康华生物制品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康华生物”),江苏金迪克生物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迪克”),辽宁成大生物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成大生物”),长春百克生物科技股份公司(以下简称“百克生物”)。

  据百克生物签署于2021年6月21日的招股说明书(以下简称“百克生物招股书”)及百克生物2021年半年度报告,2018-2020年及2021年1-6月,百克生物应收账款分别为2.76亿元、3.31亿元、7.33亿元、7.17亿元,营业收入分别为10.19亿元、9.76亿元、14.41亿元、5.82亿元。

  根据《金证研》北方资本中心测算,2018-2020年及2021年1-6月,百克生物应收账款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27.07%、33.9%、50.87%、123.07%。

  据成大生物签署于2021年10月25日的招股说明书(以下简称“成大生物招股书”)及东方财富Choice数据,2018-2020年及2021年1-6月,成大生物应收账款分别为4.8亿元、5.22亿元、5.11亿元、10.55亿元,营业收入分别为13.91亿元、16.77亿元、19.96亿元、11.72亿元。

  根据《金证研》北方资本中心测算,2018-2020年及2021年1-6月,成大生物应收账款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34.51%、31.13%、25.6%、89.96%。

  据金迪克签署于2021年7月27日的招股说明书(以下简称“金迪克招股书”)及金迪克2021年半年度报告,2018-2020年及2021年1-6月,金迪克应收账款分别为0元、0.6亿元、3.55亿元、1.37亿元,营业收入分别为0元、0.67亿元、5.89亿元、0.32亿元。

  根据《金证研》北方资本中心测算,2019-2020年及2021年1-6月,金迪克应收账款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88.68%、60.25%、427.92%。

  据康华生物签署于2020年5月29日的招股说明书、康华生物2020年年度报告及2021年半年度报告,2018-2020年及2021年1-6月,康华生物应收账款分别为2.51亿元、2.76亿元、3.53亿元、6.17亿元,营业收入分别为5.59亿元、5.55亿元、10.39亿元、5.6亿元。

  根据《金证研》北方资本中心测算,2018-2020年及2021年1-6月,康华生物应收账款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44.89%、49.85%、33.96%、110.01%。

  根据《金证研》北方资本中心测算,2018-2020年及2021年1-6月,康泰生物应收账款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42.41%、54.03%、71.34%、172.66%。

  根据《金证研》北方资本中心测算,2018-2020年及2021年1-6月,沃森生物应收账款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49.77%、45.74%、68.17%、169.31%。

  根据《金证研》北方资本中心测算,2018-2020年及2021年1-6月,智飞生物应收账款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37.79%、41.91%、43.61%、66.48%。

  则2018-2020年及2021年1-6月,华兰疫苗上述7家同行业可比公司应收账款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均值分别为39.41%、49.32%、50.54%、165.63%。同期,华兰疫苗应收账款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比同期同行应收账款占营收比例的均值高27.86%、16.4%、12.51%、4,991.76%。

  可以看出,在“靓丽”业绩背后,华兰疫苗应收账款占营业收入比例“畸”高于同行业可比公司均值。

  据招股书,2018-2020年及2021年1-6月,华兰疫苗经营活动现金流入小计分别为4.94亿元、9.23亿元、16.45亿元、10.73亿元。

  与此同时,华兰疫苗主要产品流感疫苗的销售收入占比逐年上升。到2020年,华兰疫苗流感疫苗占营收比例近100%,产品结构或单一。

  据招股书,2018-2020年及2021年1-6月,华兰疫苗主营业务为人用疫苗的研发、生产及销售。

  2018-2020年,华兰疫苗主营业务销售金额分别为8.02亿元、10.48亿元及24.25亿元,占其当期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99.85%、99.87%和99.95%。华兰疫苗销售的疫苗主要包括流感疫苗和其他疫苗,其中流感疫苗系华兰疫苗的主要产品,主要包括流感病毒裂解疫苗及四价流感病毒裂解疫苗,合计占华兰疫苗营业收入比例分别为86.87%、99.42%和99.81%。

  据招股书,华兰疫苗的疫苗产品存在结构相对单一的情形。若市场需求出现不利波动或者其他竞争对手生产出质量更高的流感疫苗,或出现疫苗监管政策变化、接种者接种意愿变化、产品推广策略无法适应市场变化等华兰疫苗产品销售推广不利情形,且市场需求量没有上升或上述不利影响难以消除的情况下,则华兰疫苗存在因产品结构单一而导致现有市场份额缩减,销量下滑,进而影响华兰疫苗持续盈利能力的风险。

  综合来看,2018-2020年,华兰疫苗“靓丽”业绩的背后,其应收账款占营业收入的比例高于同行业可比公司均值。同时,华兰疫苗的收现比、净现比均小于1。此外,在主营业务中,华兰疫苗流感疫苗收入占其营收比例近100%,其面临产品结构单一的窘境。

  值得注意的是,2018-2020年,华兰疫苗流感疫苗的市场占有率逐年下降。

  市场占有率反映了企业在市场上的地位。此方面,2018-2020年,华兰疫苗流感疫苗、四价流感病毒裂解疫苗的市场占有率逐年下降。

  据招股书,2018-2020年,华兰疫苗生产的流感疫苗批签发数量占国内流感疫苗市场的比例分别为52.77%、42.02%和40.16%;华兰疫苗四价流感病毒裂解疫苗批签发数量占国内四价流感病毒裂解疫苗市场的比例分别为100%、86.1%和61.41%。

  观其背后,近年来,随着同行业公司流感疫苗及四价流感病毒裂解疫苗的获批签发数量的增加,华兰疫苗生产的流感疫苗及四价流感病毒裂解疫苗的市场占有率逐年降低。

  据招股书,2019年,流感疫苗获批签发的企业有华兰疫苗、长春生物制品研究所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长春所”)、北京科兴生物制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京科兴”)、深圳赛诺菲巴斯德生物制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赛诺菲巴斯德”)、金迪克和国光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光生物”)六家厂商。其中华兰疫苗占据最高份额,批签发数量达到1,293.4万剂,占比42%;长春所612.5万剂,占比19.9%;赛诺菲巴斯德573.8万剂,占比18.6%;金迪克135万剂,占比4.4%;国光生物40.2万剂,占比1.3%。

  据招股书,2020年,流感疫苗获批签发的企业有华兰疫苗、北京科兴、赛诺菲巴斯德、长春所、金迪克、百克生物等11家厂商,合计批签发5,765.4万剂,其中华兰疫苗占据最高份额,批签发数量达到2,315.3万剂,占比40.16%。

  据招股书,2018年,华兰疫苗生产的四价流感病毒裂解疫苗在国内独家上市。2018-2019年,国内共有2家企业获得四价流感病毒裂解疫苗批签发,其中2018年仅有华兰疫苗获得批签发。2019-2020年,华兰疫苗的市场占有率分别达86.1%、61.41%,同行业中排名第一。2020年国内获批签发四价流感病毒裂解疫苗的企业有5家,合计批签发3,358.2万剂,其中华兰疫苗批签发四价流感病毒裂解疫苗2,062.4万剂,仍居行业首位。

  与此同时,2018-2020年,华兰疫苗流感疫苗产能利用率均不足八成,且其产销率也未饱和。

  据招股书,2018-2020年,华兰疫苗流感疫苗的产能利用率分别为51.23%、60.8%、73.47%。

  在产能利用率尚未饱和的状态下,华兰疫苗拟募集资金建设“流感疫苗开发及产业化和现有产品供应保障能力建设项目”,以扩充其流感疫苗的产能。

  据招股书,此番上市,华兰疫苗拟募集资金10.84亿元投入建设“流感疫苗开发及产业化和现有产品供应保障能力建设项目”,将现有产品四价流感病毒裂解疫苗的生产能力提升至1亿剂/年。

  即是说,华兰疫苗此次募资建设“流感疫苗开发及产业化和现有产品供应保障能力建设项目”新增的产能,为招股书中其2020年流感疫苗产能的2.33倍。而在流感疫苗产能利用率未饱和的情况下,未来华兰疫苗如何“消化”其新增产能?不得而知。

  此外,招股书中披露的华兰疫苗现有流感疫苗产能,与华兰疫苗环评文件披露的其现有流感疫苗产能或存“出入”。

  据招股书,此番上市,华兰疫苗募投项目分别为“流感疫苗开发及产业化和现有产品供应保障能力建设项目”、“冻干人用狂犬病疫苗开发及产业化建设项目”、“多联细菌性疫苗开发及产业化建设项目”、“新型肺炎疫苗的开发及产业化项目”及“新型疫苗研发平台建设项目”。

  其中,“流感疫苗开发及产业化和现有产品供应保障能力建设项目”的投资总额为13.75亿元,拟投入募集资金10.84亿元,主要通过改扩建9万余平方米的人用疫苗生产车间、增设扩建相关生产线及原料保障车间等配套设施,目的是将现有产品四价流感病毒裂解疫苗的生产能力提升至1亿剂/年。

  据招股书,“流感疫苗开发及产业化和现有产品供应保障能力建设项目”选址位于新乡高新技术产业集聚区华兰大道甲1号附1号现有厂区内,不涉及新增用地。且该项目已完成备案立项工作,并已取得环保局关于该项目的环境评价报告批复。

  可见,此次上市,华兰疫苗募资超10亿元建设的“流感疫苗开发及产业化和现有产品供应保障能力建设项目”,选址不涉及新增用地,在新乡高新技术产业集聚区华兰大道甲1号附1号现有厂区内,建设四价流感病毒裂解疫苗的生产能力提升至1亿剂/年。此外,招股书并未披露该项目的环评报告备案号。

  据新乡市生态环境局2020年9月3日发布的《华兰疫苗流感疫苗开发及产业化和现有产品供应保障能力建设项目环境影响报告书》(以下简称“华兰疫苗环评报告”),“流感疫苗开发及产业化和现有产品供应保障能力建设项目”项目的建设单位为华兰疫苗,总投资额为13.75亿元,建设地点为新乡市新乡高新技术产业集聚区华兰大道甲1号附1号。且华兰疫苗环评报告的编制日期为2020年8月。

  可以看出,华兰疫苗环评报告与招股书披露的“流感疫苗开发及产业化和现有产品供应保障能力建设项目”,在项目名称、总投资额、建设地点上均一致。即华兰疫苗环评报告为招股书披露的“流感疫苗开发及产业化和现有产品供应保障能力建设项目”的环评报告。

  据招股书,截至2020年12月末,华兰疫苗共有2条流感疫苗生产线条疫苗生产线条乙肝疫苗生产线年,华兰疫苗的流感疫苗产能分别为1,500万剂次、3,000万剂次、3,000万剂次。

  据招股书,2019年以前,华兰疫苗只有1条设计产能为1,500万剂次/年的四价流感病毒裂解疫苗的生产线月,华兰疫苗完成对另一条已停产流感疫苗生产线的改造并顺利通过GMP认证,四价流感病毒裂解疫苗的设计产能增加至3,000万剂/年。

  据华兰疫苗环评报告,华兰疫苗位于新乡高新技术产业集聚区华兰大道甲1号附1号,截至2020年8月,厂区内建设有“华兰生物工程股份有限公司血液制品及菌疫苗项目”、“年产4000万人份流感病毒裂解疫苗项目”、“年产1000万人份ACYW135脑膜炎球菌多糖疫苗项目”、“华兰生物低温冷库及检测中心项目”、“四价流感病毒裂解疫苗开发及产业化建设项目”、“冻干人用狂犬病疫苗项目”、“百白破疫苗技术升级项目”。其中,血液制品项目未在该厂区建设,冻干人用狂犬病疫苗项目、百白破疫苗技术升级项目正在建设,其他项目均建设完成并进行了环保验收,正在运行。

  据华兰疫苗环评报告,“年产4000万人份流感病毒裂解疫苗项目”已建成投产,其流感病毒裂解疫苗产能为4,000万人份/年,四价产量1,000万支/年。“四价流感病毒裂解疫苗开发及产业化建设项目”在2020年6月完成自主验收,已建成投产,其四价流感病毒裂解疫苗产能为1,500万支/年。

  且华兰疫苗环评报告显示,华兰疫苗上述2个现有工程的四价流感疫苗生产规模合计为2,500万支/年,再与建设项目“流感疫苗开发及产业化和现有产品供应保障能力建设项目”新增的生产规模7,500万支/年合计,可达成1亿支/年的四价流感疫苗生产规模。

  简而言之,华兰疫苗环评报告披露的华兰疫苗现有工程,与建设项目“流感疫苗开发及产业化和现有产品供应保障能力建设项目”的四价流感疫苗生产规模合计,对应招股书提及的“流感疫苗开发及产业化和现有产品供应保障能力建设项目”将现有产品四价流感病毒裂解疫苗的生产能力提升至1亿剂/年。

  而据招股书,报告期内,华兰疫苗流感疫苗分为流感病毒裂解疫苗和四价流感病毒裂解疫苗,生产工艺基本相同,其产能、产量的数据系将流感病毒裂解疫苗,折算成四价流感病毒裂解疫苗计算的结果,流感病毒裂解疫苗与四价流感病毒裂解疫苗的折算比例为3:4,即生产一人份流感病毒裂解疫苗大致相当于生产3/4份四价流感病毒裂解疫苗。

  即是说,按照流感病毒裂解疫苗与四价流感病毒裂解疫苗3:4的折算比例测算,将华兰疫苗环评报告中4,000万人份/年的流感病毒裂解疫苗产能折算后合计,截至2020年末,华兰疫苗流感疫苗的总产能或应至少为4,500万剂次/年,然而招股书披露流感疫苗的总产能为3,000万剂次/年。

  而若直接将华兰疫苗环评报告披露的现有四价流感疫苗总生产规模2,500万支/年,与招股书3,000万剂次/年的流感疫苗总产能进行比较,两者或仍存在500万剂次/年的差距。

  上述情形或表明,2018-2020年,华兰疫苗市场占有率逐年下降,且其产能利用率尚未饱和。在此情况下,华兰疫苗拟募集10.84亿元建设流感疫苗生产线倍,华兰疫苗未来新增产能或难“消化”。另一方面,华兰疫苗环评报告披露其现有流感疫苗的总产能,与招股书披露的2020年总产能“打架”,其信披质量或“打折”。

  在国内,技术创新在产品的生产方法和工艺的提高过程中具有重要作用。而到2020年,华兰疫苗的研发费用率已不及同行平均水平。

  据招股书,2018-2020年,华兰疫苗同行业可比公司康泰生物、智飞生物、沃森生物、康华生物、成大生物、百克生物、金迪克的研发费用率均值分别为6.7%、6.25%、6.84%。

  据招股书,截至招股书签署日2022年1月24日,华兰疫苗及其全资子公司已获得授权的发明专利共计9项。

  据百克生物招股书,截至2020年12月31日,百克生物已取得授权发明专利共计29项。其中,国内发明专利22项,国外发明专利6项。

  据成大生物招股书,截至2020年12月31日,成大生物已在国内取得14项发明专利。

  据金迪克招股书,截至2020年12月31日,金迪克共拥有11项专利授权。其中,发明专利1项、实用新型10项。

  据沃森生物2020年年度报告,截至披露日2021年3月26日,沃森生物及其子公司共拥有国内外已授权的发明专利65项,另尚有数十项专利处于申请阶段。

  据智飞生物2020年年度报告,截至2020年12月31日,智飞生物共计获得发明专利27项。

  据国家知识产权局公开信息,截至2021年11月8日,康泰生物母公司拥有已授权的发明专利共计9项。

  据国家知识产权局公开信息,截至2021年11月8日,康华生物母公司拥有已授权的发明专利共计13项。

  据招股书,截至招股书签署日2022年1月24日,华兰疫苗及其全资子公司共有9项发明专利,其中7项专利系华兰生物及华兰基因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兰基因”)向华兰疫苗无偿转让所得。

  据招股书,华兰生物系华兰疫苗的控股股东;华兰基因系华兰疫苗关联方,均受同一实际控制人控制。

  招股书显示,该7项发明专利分别为一种微载体的再生方法及其应用、肺炎球菌多糖的定量检测方法、一种去除病毒裂解疫苗中裂解剂的方法、一种疫苗及其制备方法、一种以异型双功能试剂为连接桥的脑膜炎多糖结合疫苗及其制备方法、一种基于点击化学的肺炎多糖结合疫苗及其制备方法、一种免疫原HM4-M2e及其制备方法与应用。

  据招股书,截至招股书签署日2022年1月24日,华兰生物、华兰基因等向华兰疫苗无偿转让的5项专利申请权已完成转让手续,1项尚未完成。该6项专利申请权中有3项已被驳回,华兰疫苗不再申请复审,放弃继续申请,2项已获授权。

  据招股书,上述被驳回的3项专利分别为分离的核酸及其应用、纯化白喉毒素的方法、一种多肽免疫原性偶联物和流感疫苗。被驳回的原因为国家知识产权局认为此3项发明对应的技术与现有技术相比,不具有突出的实质性特点和显著的进步。华兰疫苗基于这3项专利申请权的技术研发情况,认为目前授权成功可能性较小,因此放弃相关专利的复审。

  也就是说,2018-2020年,华兰疫苗的发明专利数量在同行业排名靠后。且华兰疫苗取得的发明专利中,超七成专利由华兰生物及华兰基因无偿转让。此外,在华兰生物及华兰基因等无偿转让给华兰疫苗的6项专利申请中,3项专利被驳回,华兰疫苗对此放弃继续申请,令人唏嘘。

  另一方面,华兰疫苗独立董事董关木在外兼任独董的企业,与华兰疫苗业务或存重叠。

  上市公司的独立董事,最根本的特征是独立性。此方面,2020年,华兰疫苗独立董事董关木在外兼任一家疫苗企业的独立董事。

  据招股书,自2020年6月至今,董关木担任华兰疫苗独立董事。2020年12月至今,董关木担任长春卓谊生物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卓谊生物”)独立董事。

  据招股书,华兰疫苗披露的董监高与其他核心人员对外投资情况中,董关木并无对外投资情况。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卓谊生物成立于2005年1月27日,法定代表人为冯幸福,经营范围为疫苗(冻干人用狂犬病疫苗(vero细胞)、人用狂犬病疫苗(vero细胞))生产,冷藏车道路运输活动,自营和代理各类商品和技术的进出口业务。

  据招股书,截至2020年12月31日,卓谊生物的冻干人用狂犬病疫苗(Vero细胞)已上市。

  据卓谊生物官网,卓谊生物的产品介绍中仅包括冻干人用狂犬病疫苗(Vero细胞)一项。换言之,卓谊生物的主要销售产品或为冻干人用狂犬病疫苗(Vero细胞)。

  据招股书,2018-2020年,卓谊生物国内人用狂犬病疫苗的批签发量分别为269.7万瓶/支、202.37万瓶/支、497.33万瓶/支。

  然而,华兰疫苗与卓谊生物经营范围都包含冻干人用狂犬病疫苗(Vero细胞)。

  据招股书,目前针对狂犬病尚无有效治疗手段,仍以预防为主,狂犬病疫苗是唯一用来控制和预防狂犬病的主动免疫制剂。按照生产所用细胞基质分类,狂犬病疫苗可分为人源细胞基质狂犬病疫苗与动物源细胞基质狂犬病疫苗,其中华兰疫苗研发的冻干人用狂犬病疫苗(Vero细胞)属于动物源细胞基质狂犬病疫苗。

  据招股书,华兰疫苗冻干人用狂犬病疫苗(Vero细胞)已经完成临床实验,并收到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药品审评中心下发的《申请药品生产现场检查通知书》,预计2021年上市。

  且招股书披露华兰疫苗“在研人用狂犬病疫苗”中,其同类产品的研发、注册、上市及销售情况显示,截至2021年6月30日,其他疫苗企业的已上市及处于临床研究及生产许可申请阶段的在研人用狂犬病疫苗,包括卓谊生物的冻干人用狂犬病疫苗(Vero 细胞)产品。

  可见,华兰疫苗与卓谊生物业务范围均包含冻干人用狂犬病疫苗(Vero细胞),且卓谊生物的产品冻干人用狂犬病疫苗(Vero细胞)已上市,华兰疫苗的产品冻干人用狂犬病疫苗(Vero细胞)预计2021年上市,即华兰疫苗与卓谊生物业务或存在重叠的情况。

  据证监发[2001]102号《关于在上市公司建立独立董事制度的指导意见》文件(以下简称“证监发[2001]102号文件”),上市公司应当建立独立董事制度。独立董事应当独立履行职责,不受上市公司主要股东、实际控制人、或者其他与上市公司存在利害关系的单位或个人的影响。独立董事原则上最多在5家上市公司兼任独立董事,并确保有足够的时间和精力有效地履行独立董事的职责。上市公司应当按照要求修改公司章程,聘任适当人员担任独立董事,其中至少包括一名会计专业人士。

  据证监发[2001]102号文件,独立董事必须具有独立性。独立董事提名人应当充分了解被提名人职业、学历、职称、详细的工作经历、全部兼职等情况,并对其担任独立董事的资格和独立性发表意见,被提名人应当就其本人与上市公司之间不存在任何影响其独立客观判断的关系发表公开声明。

  也就是说,作为一名独立董事,应当独立履行职责,不得受上市公司主要股东、实际控制人、或者其他与上市公司存在利害关系的单位或个人的影响。

  然而,董关木作为华兰疫苗的独立董事,其任职期间同时担任卓谊生物的独立董事。而且,卓谊生物与华兰疫苗在冻干人用狂犬病疫苗(Vero细胞)业务上存在重叠。对此,上述情形是否影响华兰疫苗独立董事董关木的独立履职?其又能否勤勉尽责?或该“打上问号”。

  据招股书,2020年,霍尔果斯西域君诚医药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君诚医药”)为华兰疫苗第四大推广服务商,其为华兰疫苗推广流感病毒裂解疫苗、四价流感病毒裂解疫苗,推广服务费为7,047.97万元,占当期华兰疫苗推广服务费的比例为8.73%。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君诚医药成立于2017年9月28日,法定代表人为赵庆娥,经营范围为药品销售推广及咨询服务、医疗设备、技术推广及咨询服务,数字音乐、手机媒体、动漫游戏数字内容产品的开发系统等。君诚医药股东、执行董事兼总经理为赵庆娥。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2018-2020年,君诚医药社保缴纳人数均为0人。

  据天眼查数据,截至查询日2022年1月5日,赵庆娥对君诚医药持股100%,控股企业只有君诚医药。

  即是说,君诚医药或不存在社保代缴情况。而在与华兰疫苗合作期间,君诚医药社保缴纳人数为0人,双方超七千万元的交易真实性存疑。

  作为华兰生物资本市场分拆上市布局的一环,华兰疫苗未来走向几何?犹未可知。